北京胡同里的“农夫”

 发布时间:2017-05-10 15:55 来源:网络 

张贵春的屋顶菜园。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张贵春的屋顶菜园。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在繁华的北京城里,本想着只过悠闲“城市农夫”生活的张贵春,最近有些忙碌,来向他咨询屋顶花园建设经验的人多起来了。

北京市正在整治和改造一些胡同,一部分加盖的违建拆除后将建成屋顶花园。

位于珠市口东南角西草市东街畔的自家屋顶,张贵春搭起80多平方米的菜园子,一条“L”形石头路贯穿其中。

一个月前,他刚在石头路两边砖头围成的“菜地”里播撒下瓜果蔬菜种子。现在,藤蔓已经顺着架子爬到了最上面。“过不了几天,太阳越来越热了,它们就会搭起凉棚为我遮阴。”张贵春把这些瓜果当成自己的孩子。戴着草帽、穿着白背心、浓眉大眼的他说话总是笑着。

张贵春的屋顶菜园。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张贵春的屋顶菜园。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伴随中国经济蓬勃向上,首都北京城市建设日新月异。钢筋混凝土的丛林中,如何在有限的区域内增大绿化面积,使城市立体式绿化,是近年来环境治理的创新热点。

屋顶是都市中尚待开垦的“处女地”。中国有大量的屋顶素面朝天,未被有效利用。人们梦想在屋顶有限空间内开辟一方园地,将田园搬入城市,在楼顶缔造良田。

张贵春的菜园子原来就是一处大杂院中的“垃圾仓库”。“我就是玩儿。”本着这种心态,张贵春把一个容纳30多人、脏乱差的大杂院,变成了很多城市人向往的菜园子。

原来的他每天在屋里过着单调的生活,很少与外界接触。2012年的热播《舌尖上的中国》,让张贵春和他的屋顶菜园火了一把。

那之后,这里成了一个聚集地,街坊四邻时不时来喝茶、聊天。邻居们口口相传,又吸引了很多前来参观的人。平日里他还组织社区民众,分享自己在屋顶种植的经验。

张贵春和他的屋顶菜园也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如今他已是北京屋顶绿化协会常务理事。

张贵春的屋顶菜园最深处。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张贵春的屋顶菜园最深处。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绿化观念从娃娃抓起。北京屋顶绿化协会帮助史家小学在教学楼的屋顶种植了花卉,在张贵春的指导下种出了蔬菜、玉米等农产品。农业大学还组织学生来到现场学习,他负责讲解。

屋顶绿化可以显著缓解都市热岛效应,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可以利用的屋顶数量庞大。经测算北京市屋顶总面积约2亿平方米,相当于277个故宫,如果屋顶绿化达到10%,就是2000万平方米,相当于近10个天坛公园。而目前全北京仅完成屋顶绿化近200万平方米。

北京一直在尝试采用新技术进行屋顶绿化。2005年起,北京市政府开始推广屋顶绿化,此项工作还曾被写进市政府与各区县签订的园林绿化责任状里。

除了北京,中国实施屋顶绿化的城市还有上海、杭州等地,上海新虹桥中心大厦商业裙楼上的2300平方米花园式屋顶绿化,既具现代化园林面貌,又富含古典园林之美;杭州将在“十三五”期间新增30万平方米的屋顶绿化面积。

中国屋顶绿化大规模发展有什么障碍?北京屋顶绿化协会首任会长谭天鹰说:“屋顶绿化不是园林系统一家可以建设、巩固下来的事。关键是房屋涉及的各产权单位,是否愿意拿出屋顶来做这件事。”

此外,中国屋顶绿化面临的问题之一是屋顶承重,因为楼房在建设之初并没有把屋顶结构和承重花园的能力结合进来,存在安全隐患。

“用很少的土,就能结出果实。”张贵春的秘方解决了这个问题。他用了四年时间,结合所学中药专业知识,配出一套如何在少量土壤情况下长出果实的秘方,效果奇好。

张贵春菜园全貌。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张贵春菜园全貌。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可惜因为成本太高,没办法运用到市场上。一小把中药的成本是20元,如果运用到大面积的屋顶菜园,资金就是很大的问题。

张贵春一直在和专业人士研究,到各地学习如何降低成本。他想把自己的秘方进一步完善并推广,这样可以解决很大的资金和技术问题。“我一个小小的市民能为国家做的,就是这点小小的贡献。”

建成了大屋顶菜园的他,住在大杂院中一个十平方米的小屋子里,只放得下一张床、一台电视机和只够装得下他不多的几件衣服的衣柜。

“我这辈子有我的菜园子,够了。”张贵春没有大的理想,只想老老实实做一个农夫。

但屋顶菜园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态度,正在被更多的城市居民看见、认同。

张贵春在屋顶菜园搭的凉亭。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张贵春在屋顶菜园搭的凉亭。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菜园最深处放着一把藤椅、一张桌子。每天起床,张贵春坐在椅子上,沏上一壶茉莉花茶,听听广播,偶尔松松土。认识或不认识的人们来访时,就一块聊天,打牌下棋,像许久未见的老朋友,无需客套,菜园子就是彼此最好的媒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