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档一线深入调查:退票事件疑窦重重

京城网 发布时间:2018-05-02 18:14 作者:佚名 

  劳动节本是全国劳动人民的休息时间,却又是电影工作者的忙碌日,今年的劳动节尤为如此。

  今年劳动节的第一天,一场意外袭来的退票潮让所有的电影工作者猝不及防,前期备受追捧的刘若英新作《后来的我们》在上映首日,即遭遇到异常的退票潮。

blob.png

  微博大号“电影票房”首先曝出《后来的我们》有大量退票,随后退票事件快速“发酵”,包括片方、主创、诸多媒体、还有电影局都纷纷跟进事件的进展,当事各方和官方均在第一时间确认了退票率异常的事实,但是背后的原因和动机诸说纷纭。

  作为《后来的我们》四家出品方之一兼宣发方的猫眼电影,因为其“特殊”身份而首当其冲成为被质疑对象,而且又是市场份额占比最高的在线售票平台,猫眼既有动机,也有这个能力来实现如此规模的刷票。

  但持不同意见的从业者也大有人在,刷票带来的利益对于猫眼来说过于短期了,而且《后来》良好的表现也完全没有必要让出品方和宣发平台去铤而走险。

blob.png

  猫眼对此事第一时间回应并快速连发两个声明,其它渠道虽有涉及但并未发声。

  以“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的角度来看,整个事件也是疑窦重重,一方面,从退票的整体情况来看,确实存在很大的异常,受人操控的嫌疑很大。

  另外一方面,《后来的我们》在映前一个月热度就已经很高了,微博指数、百度指数、猫眼想看数等几项营销指标,都远远高于同档期上映的几部影片,预售票房和排片比例也遥遥领先,在上映前30日猫眼想看日增就已经超过了同类型影片《前任3》、《战狼2》和《红海行动》等热门影片,这种良好的预期最后从首日接近80%的票房占比和前三日票房得到证实,利益方通过刷票来推高票房的理由非常地不充分。

  大规模退票是可能的吗?规模多大以及如何发生的?

  猫眼发布的两条声明显示,退票订单中绝大部分是用户正常的退票改签,另一部分退票订单确有异常,其中部分退票行为则被技术判定为黄牛刷票退票。

blob.png

  大量黄牛成为一致行动人参与到猫眼及多个平台在全国范围售票的集体退票事件中,从常理上推敲确实不太容易被人理解,而对于声明披露情况解读也很难,对此,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特意联系了多名一线影城经理和业内人士,以进一步调查来试图探明迷雾背后的真相。

  在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记者的采访中发现,事实与某知名电影博主最初爆出的消息不太一致。

  首先,这不是一起只在猫眼平台上产生的单一退票事件,而是全部网络售票平台的跨平台异常现象。

  不少影院经理的回复和提供的数据显示:各网络售票渠道都有退票异常。

  比如,安徽某影城负责人就向记者表示:“4月28日遇到大量退票,退票来源两个平台都有,《后来的我们》猫眼退票比率10.89%,淘票票在7%”。扬州中影华彩影城负责人也透露,4月28日退票情况确实来自多个渠道,猫眼为8.79%,淘票票为9.86%,该负责人还提供了影城后台系统截图。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另外一位不愿具名的影院经理则向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提供了4月28日影院后台的详细退票数据:猫眼168张,淘票票77张,糯米80张。

  这些影城负责人反馈的数据,基本还原了一个事实:4.28退票事件,是涉及到多家影院、多个售票平台的广泛事件。

  那么如此多影院和平台都出现了退票,是否代表着猫眼或淘票票等各个平台都参与了刷票、退票呢?接受采访的某影院经理表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各家之间都有激烈的份额竞争,没有必要为对手造成绩”。

  之前网络流传的影城退票后台截图中,大部分退票来源显示都是猫眼,有院线人士也给出了答案:“猫眼平台是现在最大的出票渠道”。4月28日上映当天的数据显示,总出票数为1074万张,其中网售出票977万涨,猫眼出票642万张,占比超过65%。“按照同样的退票比率,卖得多,当然就退得也多,所以退票总数上猫眼一定是占了大头的。”该人士说。

  其次,五一档所有电影在多家平台都有不同比率的高退票率现象。

  在采访中,一起拍电影记者注意到另外一个异常现象,此次退票事件不仅仅是《后来的我们》这一部影片,五一档四部影片都有不同比例的退票情况出现。

  一位不愿具名的影管公司人士为一起拍电影提供的信息显示,在该公司近百家影院中,五一档四部影片都有不同程度退票,《后来的我们》退票率为10.6%、《幕后玩家》为5.8%、《战神纪》为7.8%、《低压槽欲望之城》为4.5%。

blob.png

  为此,记者又联系了多家影城求证,比如在郑州奥斯卡丰业影城《后来的我们》退票率与《战神纪》持平均为9.5%;安徽某影城《后来》退票率7.3%,《战神纪》退票率5.6%,《幕后玩家》退票率5.8%,《低压槽》退票率 5.8%;佛山中影华纳国际影城,甚至出现《战神纪》等个别影片退票率(10.52%)高于《后来的我们》(8.5%)的情况。看起来,这似乎不仅限于《后来》一部影片。

  既然在全国各地影城四部新片都有退票,为什么《后来的我们》的问题会比较集中,并且引发了大量的关注呢?

  上海的上影CGV影城负责人赵先生给记者提供了如下猜测:“热门档期的大体量影片退票占比本身会比平时高,例如《速度与激情8》等映前热度很高、预售期比较长的超大体量影片首日退票比例较高。《后来的我们》这部影片也是这种情况。”

  这位影城负责人还向记者反映了一个新的情况:4月28日影城会员电话退票比例也比较高,可能的原因是今年五一档的几部新片都选择在4月28日周六上映,但这天是工作日,这也导致不少观众前期在预售阶段购票观众不得以选择退票或者改签,调整了观影计划。越早购票的用户,临时退票改签的可能性越大。

  根据影城这一线索,记者在网上检索发现,微博上确实有不少用户因为在影片预售阶段提前购买了28日《后来的我们》的首映日电影票,后来临时退票改签。

blob.png

  从目前来看,《后来的我们》观众的退票改签行为是有一定依据的,但猫眼的声明中称有高达54%的正常改签比例,记者对此的真实性还是心存疑虑。

  为此,记者又联系了全国排名前5的影管公司高管张女士,据她反馈“猫眼正在与我们核对当日退票的详细数据,目前数据基本吻合,我影管确实有49%的退票是在当日的改签消费”。

  真有黄牛大规模刷票退票么?

  猫眼声明中还表示,“在剩余46%的退票行为中,有部分确定为恶意刷票,疑似黄牛行为。”,在大众习惯于网络购票,传统黄牛几乎无发挥空间的当下,这一条解释让人费解。

  有业内人士告诉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黄牛票在前两年很多,之前是在商业街上的影城,把多余团体票倒卖给情侣。那个阶段黄牛很少用APP,因为多数APP有购票数量限制,黄牛实在没必要为几元的利润,搞很多手机和银行卡来批量购票。

  那么实际情况如何呢?

  一起拍电影记者发现,知乎上不少关于电影票黄牛的讨论帖,黄牛现象其实很普及,黄牛会通过囤积倒卖猫眼、淘票票等平台的低价特惠票、单片通兑券、低价团体票等方式,低进高出,赚取差价。虽然每张票空间利润并不高,但是倒卖的量大了之后,利润也就很可观了。在这个利益驱使下,不少大学生、便利店业主、淘宝店主,会通过这种低毛利大单量的倒票方式,获得了足够的赚钱空间。

blob.png

  因此,在一些二三线城市影城附近的便利店、小吃摊店主,会积极底提供购票服务,为临时购票需求的观众提供低价电影票。这部分人与传统意义上的“黄牛党”有所差别,但是分布在全国各地,为数众多。

  另外,在万能的某宝上只要搜索“电影票“,也可以看到大量的代买电影票、代订座的组织,提供大量电子兑换码。“某宝排名靠前的店铺,基本上全国各地的影院都可以买。万达、横店、大地等各大院线影院以及猫眼、淘票票、糯米等平台的特价票都可以代为购买。

blob.png

  可见,虽然猫眼、淘票票占据了90%以上的电影票线上售票份额,这些线上线下异常活跃的“黄牛”依然有足够的获利空间和生存空间。

blob.png
blob.png

  一位业内人士还向一起拍电影记者透露,从2015年至今,猫眼、淘票票等票务平台之间的票补大战,以及各大片方在电影宣发中投入的票补,加起来已经是100亿规模,百亿级的票补为黄牛提供了足够利润空间,也为黄牛发展提供了足够大的空间。

  这位业内人士表示,现在活跃在网络上的黄牛与当初分散在影院门口的黄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网络化、专业化运作水平与普通电商并没有什么差异,和各个城市滴滴刷单团伙类似。黄牛团体并不单是从事电影票的生意,跨界活跃在各行各业的刷单生意中,经济实力也不可小觑。

blob.png

  尽管,有媒体指出,本次退票事件中,刷票、退票的规模量级,已经超出了历史上任何档期内黄牛党的作为。但黄牛党刷票,看起来依然是一种无法被排除的可能。

  这个悬疑迄今为止无人能够回答,目前国家电影局对此表态已经介入调查,期待更多证据和线索出现,来揭示真相。

    Tags:

    0

    最新评论查看更多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评价:

    •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