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廖政权

剧本《熔炉在社会中的我》

[复制链接]

3

主题

78

帖子

87

积分

小学生

Rank: 1

积分
87
 楼主| 发表于 2011-3-27 14: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 我不能使天下大同;但我想更多的人和谐。

——我不能改变他人;但我能适应他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78

帖子

87

积分

小学生

Rank: 1

积分
87
 楼主| 发表于 2011-4-3 09:5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求功要求百世功。
求利要求千秋利。
求名要求万世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78

帖子

87

积分

小学生

Rank: 1

积分
87
 楼主| 发表于 2011-4-6 10:25:4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8集
歌词曲 :《知道》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字幕] 作者:廖政权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上。也可能发生在你身边。

046 黄氏诊所  #
小孩妈:“小孩就是要多吃,要多吃身体才长得好。你是医生你该懂这些噻?”
黄医生看了她俩一眼:“小孩本来不知道什么能吃。是你大人要给他吃什么,吃多少,孩子饮食定时定量。你现在是母乳喂养吗?”
小孩妈:“是!我原来每天蒸一个蛋,现在营养不良,我现在上午一个,晚上一个,是定时定量。医生,我这个孩子,是不是有老饮食。”
黄医生:“一岁的小孩哪来什么老饮食。你这个孩子,营养过盛,胃消化不好,肠道吸收不好。首先是调整喂养方法,以母乳喂为主,适当增加普食。”
孩子妈忙:“那,喂啥?”
黄医生:“我说的你没有听懂,未必前面的医生没有跟你讲过?”
小妹娇气:“人家稀奇,人家稀奇你的孩子才买给他吃。”
[画外音] 话不投机,话不投机半句多。*
孩子妈:“对,黄医生,你会医老饮食吗?”
黄医生:“我要咋跟你说你才懂呢?”
小孩妈:“你就说你会不会医小孩子的老饮食。医,多少钱就完呐。”黄医生摇摇头。
小妹:“走,我们走,他不会医病,看他样子都不会医小孩。人家稀奇,人家稀奇嘛。”二人走了。
黄医生自言:“我不会医病,我外行,行了吧?”

047  店里  #
没有顾客,我说:“国益,我5点钟就去送货。晚上去看姨妈。”
国益答应得勉强:“可以。”
一个中年人站在我店门口,回头看着大街,自言:“这种娃儿,逮去还不是吃两年长饭。”
我看着他说:“啥子哟?那个娃儿逮了。”
中年人:“你看嘛!刚逮上警车。”
我到门外一看,离我有几十米远。我看见贵申在那里站着,另有一些人。我说:“你早都不喊我。我还没有看到逮的哪个。”
中年人:“像是个小娃儿,最多初中毕业。”
我说:“贵申站在那里发呆,该不是……”
中年人:“你知道是哪个?”
我说:“不知道。”
中年人拿出10元钱:“我拿包烟就是。”我把烟给了他,
我傻着眼,想起了我姨妈对我们家的帮助,栽秧、打谷地劳动场面。
[画外音] 我父亲去世时,我才五岁。每年农忙我姨妈都帮助我们。(回忆镜头,我姨妈在田里插秧、收割稻谷,土里挑水、挖土,像一个男子汉。)我心里真还有点难受。姨妈这么能干,咱会得这种病。哎,没事,姨妈!您很快都会好。*

048 我家晚上  #
我回到家里,晚7.30分,我说:“吃饭嘛!”我一边说,一边到洗手间洗手。(我洗完手,要用双手捧两次刚流出来的自来水,去淋、冲洗两次水龙头的开关,再用洗干净的手去关自来水。)
国益在看电视,有点不高兴:“哦。”
我洗了手后,到厨房一看,没有做饭的样子,我点了点头:“算了,下点面吃。”
[画外音] 我一直都想,国益跟我一路去医院,我咋不好开口?夫妻之间还是有不好开口的时候。*
[画面] 饭吃了,碗洗了,我有一个习惯,饭后自己洗碗,然后用清水漱一下口,不一定每一次都用牙涮。这个习惯很好,我都不知道是怎样养成的。*
我提示国益:“医院。我,我说,我想,去医院……”
国益忙:“你去嘛。要早点回来。”
[画外音 ] 嗨! 嗨……!还是要得。*

049 去医院的路上 晚  #
一路灯火通明,我大踏步地走,乐着自言:“我大踏步的走,干工作也要大踏步的向前走。哎?我要是有更多的为别人服务的本事才好。”
看着夜色美景高兴地想:
[画外音]  咱们老百姓,大家好!您需要我吗?我愿热忱为您服务。我是大山沟里的鲫鱼小仔。*
半路上一位朴素老大娘,个子不高,在捡废纸,我第一句话:“劳动者!光荣噻。”老人抬头看着我。我忍不住招呼到:“老人家,您好!您还不下班啦?”
老大娘微笑着:“哎呀!小伙子,我下啥班哦?”老人还感到好笑。
[画外音] 嗨嗨,老人还真乐观。*
我把我跟前的废纸捡到老人的篾篼里,老人笑着:“谢谢你,小伙子。”
我感兴趣:“老人家! 您是在变废为宝,您一天捡来卖多少钱?”
老人高兴:“我上星期捡来卖了拾元钱。”
我说:“哇!您天天都捡嘛?”
老人:“我们没有事做,时间就浪费了。我天天都捡。就算是活动身体。”
我说:“哇!您一星期卖拾元。嗯,老人家,您身体好吗?在大自然中锻炼。”
老人:“嗨!感谢上天,我78岁,还没有吃过药,没有去看过医生。”
[画外音] 哎呀!是一个有点名气、有点地位的人,会请别人来伺候你。一个有一百岁的人能伺候别人不是很好。总比七十岁不能自理生活要好得多吧?*
我笑着:“该医生看您,您老人为我们城市做了贡献噻。”我一边走,一边说。左手不假思索的伸到了裤兜里,把钱拿出来,跟前又正好有一个烟盒。我捡起来,放上拾元,我回头递给老大娘。我走了两步后,再回跟老大娘:“唉!我发觉烟盒里有什么东西。”我看见老大娘去掏时,老人笑了。我转身就走。
我手机短信声,一看:“二十岁的我想……啥子哟。”删了。

050  医院住院部病房 夜 #
护士在给姨妈液体里加药。中等个子,短发的姨父,心里有点难过:“咋会得个这种病?”病房里的几个亲戚都有点紧张。
我问姨父:“姨父!诊断是明确的吗?”
姨父:“明确了,意外的事谁都不敢保证。所有辅助检查都做了。今晚就动刀,字我都签了。”
我说:“诊断明确就好,不是一个疑难杂症。病灶一切,很快都会恢复。人生难免要得病,所以人们要办医院。我们没病的时候,就好好工作。得了病,也不怨,短时间,很快都会过去。”
姨父:“也是那个理,一个人一生……”
我说:“姨父,医生说大概要多少钱?”
姨父:“五千。”
我说:“有困难吗?”
姨父心里难过:“这个钱我还有,不知会不会有意外。术后恢复期还要一部分。”
我拿出200元钱,是5元和10元的。我说:“姨父这点零钱您拿去用,要方便点。”
姨父:“不要不要。恢复期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我把钱放在病床头柜上。我一笑:“恢复期就是往好的方面发展噻,就像稻谷样,成熟了。您这个就是病灶切除了,养老伤口、恢复元气就是。”
姨父有了一点笑意:“是那样才好哦。”
我说:“到时候钱不够,我有。一切从治好、调理好病人出发。在医院一切听医嘱,遵医嘱。术后医生还是能预计到结果。医生是内行,更复杂,更难的病医生都有办法。医生也会为医好一个疑难病而感到更有意义。”
亲戚们议论:“七天,七天拆了线就慢慢的就好了。”
[画外音] 我还是应该在这里熬一夜,等到手术的结束。年龄比我大的老辈子,都在等待,我义不容辞。我打个电话给国益。*
我到医院人行道里,给国益打电话,国益忙:“你马上回来,鲫鱼,我都要跟你打电话了,赶紧回。”挂了。
我自言:“挂了,我还没有开口。家里有事,有什么事呀,有什么事哟?”
我回到病房内疚:“姨父!对不起。我有点事。”
焦心的姨父盯着我:“你有事,你去嘛。”
我说:“要得,您有事打电话给我就是,我明天再来。”

051  我家晚上   #
我忙开门,国益在开心地看电视。我问:“有什么事吗?”
国益看到我回来了,做出一副非常爱我的样子。双手搭在我双肩上:“我是不要你离开我,我要你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
我说:“哎。我不是在你身边,这里走到医院,不足20分钟。”
国益:“她今晚要手术。我,我是想不要你在那里熬夜,等待手术结果。你在那里还不是帮不上忙,空担心。不管什么结果,你也不能改变。(我心里有点不高兴,在屋里转了两圈。)好了好了好了,我明天去,我亲自去看她。好了嘛!”

052  店里   #
地主笑嘻嘻地向我店走来,手里拿着公文包,还未到我店门:“鲫鱼大哥,您好!”
我一看,笑着:“地主,地主,你还真是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我眼前。现在有份工作啦,用金盆洗了手?请坐!”
地主坐下:“嗨,哎,大哥!您那天一说,就把我改变啦。今天就不给你下跪了。(我一笑)现在我在志明硫酸厂,有千多一个月。我是什么工作我都干喽,除了干好我的本职工作外,有时间其它工序我也干,反正你不干还不是耍过了,干了还学到点技术。打扫环境卫生,是调整心情的最好方法。别人又没有收我的师父钱。星期天,我把厂区卫生,打扫得干干净净。老板说给我考勤,我说不考,举手之劳,没事。要不然还不是耍过了。难道去打球才是锻炼身体?我去把周围的环境打扫干净,还不是在活动身体,锻炼身体。我经常都想您跟我说的话,我感觉到说话像一门艺术,同样的文字,经过不同的人说出来,它的效果,我感觉不一样。还有,如果我从前进去两年、三年,也不一定都真正改变了我的思想。思想问题没有解决,就是进去个10年、8年也就等于零。现在都有人称我是君子,正人君子。哎,我也不懂怎样才算一个君子,反正我就是实实在在,把工作干好。我付出了劳动,我现在身体强壮,多劳动点时间,无所谓,我还觉得我身体更好了,心情舒畅。把环境卫生打扫干净了,自己就有一种喜悦感。”
我说:“你现在就身心健康哦!”
地主乐道:“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劳动者,心情舒畅,没有压力。其实这种日子才是我过的,至少我这种人是您教育了我。我们真有缘,是我的福份。现在我要珍惜噻。我都还不珍惜的话,我不太傻了。您上次跟我讲的,我记住了一半,我实不好意思,请您跟我再讲一遍。今天是老板安排我半天时间去办个业务,几分钟都办好了,所以我就来拜访您。哎!您看我这个人,一激动都说了这么多。”  
我看着地主,点点头:“对的,好!好样的!”
地主:“您不是说跟我交朋友嘛!我离您交朋友的条件,还有一点点距离,我会努力争取,我肯定还有不少的缺点和陋习。但我愿意改正。我改正了一个缺点,我也感到快乐,心情舒畅。只不过我自己的缺点和陋习,自己有时看不到。我现在也很佩服我的老板,他有一句话,我很感动——要全面提高每一个员工的素质。我住在厂里,晚上我还写点日记,写点感想,有时我都自觉的发笑。这种笑才自然,才美。您第一次给我讲的,我完全重新反复的回忆,越想越有意思。我现在有点感想的就是,的确有的人聪明,但没有把这种聪明才能用在事业中去,为老百姓做点什么好事。结果入了狱,妻离子散。嗨!前面有那么多的例子,现在仍然有人偏要地狱无门他要去闯。我这种人都有所感悟。哎,我就是没有文化,要是我会写的话,我硬是好好地写一篇文章,必定是我人生的变化,一定会有教育意义。我能在别人的教诲中回头。嗨!我还是有点自乐。哎,您看这就是我的缺点,哗哗哗地说了这么多。不过我现在觉得有点人味。我现在就是去打扫大街,打扫厕所我敢说我比别人更打扫得干净。”
激动的地主长篇大论一番,我始终盯着他,点头。
[画外音] 我听你的这段演讲,觉得你不是从前的地主,现在倒是个人样。嗨!我那天随便一吹,你还乖了。反过来,我得好好地想一下,怎样做一个人,又怎样教育一个人。嗯!我还长大了?我还可以教别人。哈哈。 *
我说:“地主,我们通过正常劳动,都能生活,何必要在赌桌上,把钱转来转去,玩这种钱游戏……”
地主忙:“不务正业。赌钱的人,每一个人的心都黑,都想赢。这次赢,下次输,赢了就纵欲,输了就诈别人。这种无聊而低级的钱游戏,仍然有人在玩。既然是误乐,就不能带有赌的思想。朋友在一起,不打牌赌钱就没事干?总有不赌钱的人,人家又是怎样过的那一天,这就是我专职玩了几年的总结。其实朋友间玩的方法多,可以做体育运动、讨论养生之道,谈个人的成功与不足,(地主笑着)还可以像您样,书法书法,写点毛笔字。买十块钱的纸笔能写到心乐之处,行家们说叫陶冶情操。什么叫陶冶情操,我不懂。总之,写好了心情舒畅。是自己内心的满足,这种满足才是不能用金钱来比。哇!真巧,遇上了您,我就醒了过来。我现在感到惭愧的是,我还没有想到咋谢您。”
我比划着:“嗯嗯,嗯!你现在有那么点意思,我还感到欣慰。我那天一高兴,就话多。你能有所启发,也是对我的鞭策。你要事业有成噻,才有我酒一杯哟!”
地主:“我还没有目标。”
我说:“嘿!你咋没有目标?地主就是你的目标,你将来也会成为一个地主品牌。地主嘛,就是比一般人的资本要大一点。”
地主激动:“我没有去想过,我就是想踏踏实实地干一点工作,心情舒畅。把那么一点工作,干得比别人好,比别人细,干得完美,心里踏实。”
我乐着:“你现在,现在首先该想到的是什么。”
地主:“哦,我该走了,我该回去给老板汇报工作。好,我下次再来,请多多指教。”我乐着。地主走了。
[画外音] 这个地主,真是用金盆洗了手。立地成佛了?嗯!这就是人生之乐趣。 *
国益回到店里:“没什么,昨晚手术顺利。医生说的手术及时。姨父说没什么,喊你不过去都要得,有什么他给你打电话过来。哎,我看他们可怜,我拿了50给他们,我就去了城南商场。我看到一套衣服,只要两百元,我看它面料和做工都不错。”我点点头,没介意。
一个高大魁梧,光亮长发,油头粉面,30来岁的男子,路过我店,招呼:“鲫鱼你好。我叫周大贵,过两天我来请教你。你老兄是个人才。”
我随口:“你好,欢迎光临。”
周大贵:“我过两天就来。嗯,我有时间都来。”
我说:“好,欢迎。”周大贵转身就走。
国益感到奇怪:“什么意思,是不是要来找麻烦。看他那个地痞样。”
我说:“嘿!人嘛,只有找快乐的,哪里有找麻烦的哟!”
一个中年人乐着进店。我玩笑道:“捡到了金子?”
中年人说:“我是个体,通知我们去学习,我们交了学习费,主讲上台说:‘大家要安静,我的皮气不好。’这时大家一轰,把他轰出去了,(笑着)哦,算我们素质底。来我拿包烟。”我点头看着他走了。
  
053  我家晚上  #
我说:“下星期工商部门组织学习有关的法律法规。嗨呀!我以为我走出了学校就没有机会学习喽,看来还是有,以后可能参加学习的机会还多。”
国益:“去学什么哟?还不是照着读一遍。”
我说:“就是读,从不同的人口中出来,也不一样,你去读一遍。”
国益:“我今天在城南商场,看到一套衣服,你穿上肯定漂亮。”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仁爱之心爱人”在深思。
国益:“鲫鱼你听到了吗?”
我忙转过神来,边想边说:“听到了,听到了。我嘛!哎,国益女士的丈夫,随便穿什么都漂亮,天生我就是这个模样,所以我穿烂的都漂亮。如果我非要穿一套特定的颜色和特定样式的衣服才好看的话,那我还不是有什么缺陷?(我自信)我认为我是一个完美的人。再说,那么多的衣服是谁买了的,我的标准大众化。再说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又不是给别人看的,去哄别人的眼睛。”(国益双眼盯着我)“我这样回答,不知我亲爱的国益女士、是否、满意。”
国益惊奇:“女士?”
我说:“对呀!女士。就是对女性普通、文雅、高尚的称呼。我的理解就是,在女人世界里,有一定作为,有一定地位的女性。我也想有一定的作为,所以我到这个世界,又不是给别人看的。我更不是艺术品,要别人来欣赏我。(国益双眼盯着我连眼都不眨)哎!你瞪着我干麻?我,鲫鱼,随便穿一件烂的衣服,我都很美,很漂亮。嗨!我跟你讲个大道理。天生我在这个世界里,是要做点什么有用的事,要不咱们来到人间干嘛?”
国益收回目光:“你说大话不是?”
我瞪着国益:“嗯!国益。有一种说法,曾经有一种说法……”
国益:“什么说法?你还有点认真的样子,讲了一堆的大道理。”
我说:“不是我认真,是这样说的,武则天幼年时,有人想把她杀了,后来想杀武则天的这个人,看了一本书,翻到武则天有帝王之气,他当然就不敢杀噻,后来武则天真就有那么一天。我都翻过那本书,那本书的中心思想是说,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有多少粮,多少鱼,多少烟、酒、和多少布匹等等。总的数是给你定好了,你如果过于奢侈,三年、两年用完了,你就该离开这个世界了。你信多少是你的事,这只是民间的一种说法。”
国益哈哈大笑。我自语:“你愿意笑就笑嘛,我觉得没什么好笑的。”
国益笑了一会。我说:“嗯,今年余哥满四十岁,你看着办。”
国益:“他说了请我们吗?”
我说:“还请,我们?别开玩笑。我以前都跟你说过,你应该知道我跟余哥的关系。我最初出来做零工,余哥是一个小学教师。我非常敬佩他的人生观、价值观。在我的眼里,他是一个高尚的人,是他处处看照我。他为什么要照看我,我想是我们平时说话交流,比较投机吧。所以就成了好朋友。只有他帮我,我却无力帮他。后来他给了我一切一切的支持,我才有了认识你的机会,我才有了今天。他现在自己办了一所民办小学。嗯!这些你都是知道的。”
国益无所谓地:“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去记它干嘛?(我傻着眼看着国益,国益改变了态度。)以前,你,拿的多少礼?”
我说:“这句话你问得好,我们平时没有分过你我,这次不一样,十年如一日,要在千以上。”
国益忙:“那么多呀?五百可以了吗?”
我严肃:“不要开玩笑。其实,这不是钱的问题,他对我的帮助……哎!我都还没有去想,以后怎样感谢他。不是我每走一步得到他的帮助,而是他给了我一步一个台阶。我在建筑工地做零工,是余哥把台阶给我,让我达到了这一步。有人说,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是红。我和余歌有两千日了,我想人与人的相处,很多人是有目的,有贪图之心,还有附加条件。”
国益:“你敢说你不和余哥两个反脸。”
我说:“没有什么反脸的,语言上有不对的,我想能说清,经济上就更简单了,我全部给他我就无所谓,我就当只有这个命,我不会去恨他,我又是一个锻炼,多好。”
国益:“真的?”
我说:“没有必要去深思这些问题。我们要好好地安排一下,这一个月我们的效益还有可能上升。我们的服务时间开长一点,方便群众。门面费反正是以月计算。”
国益高兴:“好,好呀!鲫鱼,好,我们努力吧!哈哈。我早就说,我们不要孩子,过几年我们去大城市做生意。哎,经济都全球化了,我们伟大祖国,早就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以后成立一个世界贸易协会,我们鲫鱼去当会长。”
我也狂了起来,唱到:“一定按照你的指示,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进,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进,向前进。”我们哈哈大笑起来。

054  店里下午   #
周大贵来了,他直言:“鲫鱼老板,你好!我叫周大贵。今天晚上我请你到绿岛娱乐城玩。我听说鲫鱼兄能力不小,我也是生意人,我跟老兄合作合作。”
我乐道:“可以,就在这里说嘛!”
周大贵:“绿岛娱乐城的小姐更有特色。”
我笑着:“那你说跟我合作的事,与小姐有关嘛?”
周大贵:“呃……没关,有关。”我给他倒了一杯茶。
我心中有数,表现诚恳:“你可以跟我说一下,合作的中心思想?”
歌词曲:《知道》
[旁白] 呵呵!是发生在你的身边哟?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吧!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旁白] 下一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字数统计  7230                                                                                                               
场次  046 —— 05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78

帖子

87

积分

小学生

Rank: 1

积分
87
 楼主| 发表于 2011-4-23 17:50: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成人应刻懂得的基本道,与天地共存的作品才为大道之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78

帖子

87

积分

小学生

Rank: 1

积分
87
 楼主| 发表于 2011-5-7 09:31:29 | 显示全部楼层
自从盘古天地分,伏羲姊妹议人论。
神农皇帝尝百草,酸甜苦辣口内分。
有钱之人得了病,急忙令人请先生。
无钱之人得下病,提起令人好伤情。
心想去把先生请,手中无钱不得行。
想来想去不打仅,降义传方救世人。
诸君诺是有一本,包管医生不进门。
男女老少得病症,对症下药更是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78

帖子

87

积分

小学生

Rank: 1

积分
87
 楼主| 发表于 2011-5-14 13:58:02 | 显示全部楼层
自从盘古天地分,伏羲姊妹议人论。
神农皇帝尝百草,酸甜苦辣口内分。
有钱之人得了病,急忙令人请先生。
无钱之人得下病,提起令人好伤情。
心想去把先生请,家中无钱不得行。
想来想去不打仅,降义传方救世人。
诸君诺是有一本,包管医生不进门。
男女老少得病症,对症下药更是灵。
————病:这里说的是心病

今天的影视是“戏言”,我们观众真想在影视中获得的是“经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78

帖子

87

积分

小学生

Rank: 1

积分
87
 楼主| 发表于 2015-11-9 09:54:29 | 显示全部楼层
求功要求百世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78

帖子

87

积分

小学生

Rank: 1

积分
87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0 18:50:31 | 显示全部楼层
015 我家晚上 #
我一开门,看见国益在化妆。她急忙来到我面前,双手搭在我的双肩上:“你看我漂不漂亮?”
我一愣:“漂亮漂亮。”抱着国益转了两圈“不过,我觉得你不化妆更美,更可爱,那才是自然的美。”我瞪着眼“嘿! 我鲫鱼的妻子不化妆,随便穿一件衣服——满分。还更有家的温暖,因为是家,而不是戏台。”
国益:“是吗?”
我点点头:“是!”我一边点头一边倒开水“嗯,没有开水?”
国益:“是没有了,我刚倒来用了,我马上去烧。”
我说:“算了,吃饭。”
国益恍然大悟:“我去做。”我瞪着双眼看了下墙上的时间,九点五十分。
[画外音] 还没有做饭啊。*
国益急到厨房。我说:“先烧两杯水用了来。”
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时时能欣赏到,正对沙发的墙,我写的“仁爱之心爱人”。作为我的座右铭。十分钟有了,我去倒开水。一看:“哇——。”
歌词曲:《知道》
[旁白] 呵呵!你遇到过这样的事没有。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数统计: 6896
场次: 007 —— 015   

第3集
歌词曲:《知道》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字幕] 作者:廖政权
[旁白] 故事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015 我家晚上  #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仁爱之心爱人”。自言:“这个为什么不可以作为我的座右铭。”我看了国益一眼,我去倒开水。一看:“哇——。”
[画外音] 哎呀?天然气都没有开,满满的一壶水。哎,你先烧两杯水用了来嘛! 骂你一顿又有什么用。国益呀国益,这么简单的事,你都完成不好,你脑子里装的啥子?当年你不是这样的。*
国益:“你吃什么。”
好像她一瞬间能做出一顿饭。 我自言:“不应该,是早就把饭做好了?哪里有晚快十点,才开始做饭的道理。况且有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在家。”我非常平静地看了看厨房里的餐具,我一点看不出来,她已经把饭做好了。
[画外音] 嘿!放在一边,想给我开个夫妻玩笑,给我一个惊喜。不,是没有做,连开水都没有烧,还谈什么做饭。  *
我说:“你不管,我来做。哎,男人嘛!我来做‘一回’。” 我把水壶更多的水到了,剩了有两杯水,把天然气打开,转身去洗手间,看到眼前一幕,使我感到对她有点不满,冲洗了脚把祙子放在洗手池里。
[画外音] 哎? 国益,爱妻,两分钟就完成的事,你就放着不做,你原来不是挺勤快的一个人嘛! *
国益感到点什么:“鲫鱼你在叫我。什么事?”并到洗手间,双手搭在我肩上,要我吻她。
我说:“你双手搭在我的双肩上,就是说我们并肩战斗。”
国益点点头,闭上双眼。我实在发不出满分的诚意来跟她一个吻。我只有八分的表现之后说:“你去看电视。” 我靠在洗手间的墙壁上,愣着双眼发呆。水开了,我一边冲豆奶,一边烧水煮面条。我先放作料,把做好的面给国益。她又向面里加了三两熟油。
[画外音] 四两面,加三两多熟油你能吃下吗? *
我细心地观察她,结果,面吃了,油仍然在碗里。我看她要随手倒掉。我忙说:“你把碗放在那里,我来洗。”我想把碗里的油救活。手机响了,我接电话。国益把碗里的油倒了,碗放在一边。
[画外音] 我肯定能洗碗,以后的路还长,理解理解。(在卧室里)睡觉我爱一人睡一头,有人说是大自然中的,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有人说,注意力在脚,对方的头还不易得高血压。*
016 我家早晨 #
我起床后,做了稀饭和咸蛋。国益还睡得香,我没有叫醒她,我吃了。她起来:“鲫鱼,我的衣服呢?”
我把衣服给她:“早上好!”

017 在我店  #
我刚开店一会,国益来说:“我去吃羊肉汤。”
我没介意做了几个小生意。其中一个二十岁出头,烫发,化着浓妆的女人,站在我的座机电话前,买了我十八元钱的货。她给我二十元,我补她两元。她说:“不补了。”我看她一眼,她回头就走。
我的高中同学,陈青,女,中等个儿,长发,一口洁白的牙。她在做服装生意,自己做了五年,对一个女人来说,实在算女中能人,她来我店里。
国益回到店里,看见我跟同龄女性说话,表情有点不自如。我急忙介绍:“国益这是我高中的同学陈青。”
陈青朝国益点点头:“你好!”
我笑着对陈青:“这是我的爱人,国益。”
陈青伸手相握:“你好。”
国益:“你还挺漂亮。”转过身就“我去买点小菜。”
陈青:“鲫鱼,我走了。”
国益有点吃醋地说:“不走!我去买菜。”
陈青:“我还要去办点事。”
我点头:“好!”陈青走了。
国益:“办点事,算什么,我以为你有很多事哟?”
座机电话响了,我拿起电话,对方忙:“你好,我叫萍萍。请问你是鲫鱼吗?”
我说:“对!你有什么事。”
萍萍:“哎呀!果然是你鲫鱼帅哥的电话,我都说嘛! 这个电话我怎会打错呢?我们是有缘份的。”
我说:“嗯! 你有什么事吗?”
[画外音] 是哪个?未必是她。 *
[回放镜头] 萍萍进店买东西,站在座机电话前,看我的座机电话号码的一幕。*
萍萍:“我明天想找一个地方耍一天,你陪我去,这个要求不过分? 帅哥。”
我说:“你既然知道我的电话,说明你就了解我,你应该知道我的作息时间,实在对不起。”
萍萍:“帅哥,时间总会有的,你定一个时间该可以了吧!要不就算我陪你一天嘛?你记一下我的手机号,1354741……”
我忙说:“别别别!”
萍萍:“帅哥,你的手机号是多少?”
我说:“是这样的,我这个手机卡有点不适合我,我今天要去换一个卡号。”
萍萍:“帅哥,你换了卡,就及时地打我刚才这个号。萍萍等你,等你!”
[画外音] 听得别扭,这就叫恶心。*
我说:“我要跟你说一下,我不帅,我从来都不去想帅不帅,天生我就是这样子,我珍惜我的模样。人不只帅和不帅,再说我也不是艺术品,也不是给别人看的。我叫鲫鱼,如果你不介意,你就叫我鲫鱼好了。”我微笑着。
萍萍乐着:“哎呀!你还是个纯男,不关事,我下次再给你联系,我一定把你拿下。”我还没有回答她,她吻的一声“再见!”
我放下电话,自言:“什么人?没有搞懂。嗨,我也没必要搞懂。”
中午饭和国益在店里吃,饭菜是在馆子里拿的,我感觉到国益的另一面。她吃青笋肉片时,她只吃肉片还说:“鲫鱼!你吃青笋嘛,还有这么多,青笋还是好吃。宁愿胀出病,都不要剩。”
吃蘑菇肉片汤,她急吃肉片:“鲫鱼!吃磨姑嘛,磨姑好吃。”国益作得别扭,满盘反复地找。
我说:“有人说,吃东西是哄嘴吧,好吃的不一定是你身体需要。应该是缺什么,补什么;缺多少补多少。我不知道缺什么,所以我什么都吃。再说,一个营养师也不一定能活一百岁。 今天的百岁老人,知道一天要填三次肚子,大米饭是最好的。他们不知道鸡蛋里含蛋白质,红萝卜里含维生素。他们更不知道人体内需要糖、蛋白质、维生素和碳水化合物。就是用今天的话来说,多吃植物少吃肉。”
国益:“为什么?”
我说:“据本人所知,有两种说法。”
国益:“第一。”
我说:“植物不含胆固醇。”
国益:“第二。”
我说:“是养生知道之一的气功界认为,植物能发放出氧气,动物正好需要。多吃肉类有可能跟你争氧。不好意思,我知道的就只有这点。”
国益:“不错了。鲫鱼! 你洗碗,我去洗个头。”
我说:“嗯! 最好回家洗,饭后不洗头。”
国益:“为什么?”
我说:“饭后热能增加,血管扩张。家里的(我给她比划,盆子、帕子、 洗发膏等等等等。)家里的是专用,不存在感染、传染,等等等等。 知道了嘛?再说饭后不洗头。”
国益:“好好好, 要得,要得。”后又补一句,“你还多关心我。”
我笑着:“可防者尽量防。”(防传染)。我瞪着眼,“可防尽量防也。”(防女流)
一位中年男士,急忽忽地来到店门口,先打了一个喷嚏,后咳嗽一声吐痰在地。我忙说:“嗯,你好!……”
男士眼睛一瞪:“哇!”看一眼地上的痰,又看一眼我哇,“对不起!”
我说:“不关事,我这里有消毒液。”我转身拿一瓶消毒液。倒在痰里。
男士:“对不起,不好意思。”
我说:“不关事,它有毒,我们把它消(这样的事)了就是。”
男士:“麻烦了你。”
我说:“不麻烦。其实我对你这两句话还很感动。”
男士:“咋了?”
我说:“是因为有的人认为是无所谓。”我笑着,“至少(你)有这个意识,你这点举动对我都是很大的帮助。”
男士:“哎——,对不起!我拿瓶矿泉水。”指着烟,“拿包这个烟。”
我说:“好好好!”

018 批发市场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78

帖子

87

积分

小学生

Rank: 1

积分
87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6 16:27: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业内人事熟识44万多字的剧本后的结论:
通过剧本可以看到作者对当今生活的态度,善良的心跃然字里行间。剧本所描述的人和事就发生在我们身边,有些曾发生在我们身上。也就是说剧本里充满了生活气息,而且很浓,很亲切,有人物。主人公鲫鱼很丰满,有现实意义,对当前创建和谐社会有极积意义。目前影视上缺少这些可爱的小人物。语言生动,幽默风趣,有地区特点,时代感强,有些勾字很精练,有醒世作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78

帖子

87

积分

小学生

Rank: 1

积分
87
 楼主| 发表于 2016-1-6 10:54:41 | 显示全部楼层
018 批发市场  #
自选各类商品,我选了一些副食品后,指着手中的计划单,问电脑组制票的一位女性:“这个酒在哪里。”
女士指着一边的现场办公区:“搬到那里去了。”我回头一看,办公区周围的货柜上都摆放的好酒。
我走到办公区,一位烫发的中年女士,在埋头吃蛋糕,我刚一笑,中年女士抬头说:“你干麻?”
我好笑地说:“我笑一下可以吗?”
中年女士忙:“可可以,可以。”
我微笑着:“我拿一件摆放在你办公区的高当酒,可以嘛?”
中年女士忙拿起一件:“这个有点沉,我帮你拿过去。”
我微笑着:“谢了!这是你的办公区,离开了这个区域就算你离岗。有多少人羡慕你这个岗位,别因为我这点小事,影响了你的工作,我会惭愧一辈子。”
我拿回到电脑组制票,一位小妹:“她都可以吃东西,我们吃就要罚伍元,她吃该罚拾元。她自己都做不到,管什么别人嘛!我该记录下来告她。”
我微笑:“小妹!你长大了。”
019我店下午 #
下午两点钟,大太阳。我一人在店里,坐着双手趴在办公桌上,有点困倦。进来两位男士,一高一矮,年龄二十来岁。我知道他们一伙是黑社会性质的人,他们在农贸市场和一些街道,收保护费,两位是有备而来。
他俩进店门,高个子直言:“老板你好! 请交保护费。”
我说:“保、护、费?”
高个子说:“对! 交了就没有人找你的麻烦。”
我说:“没有人,找麻烦?”
高个子说:“对,如果有人找你的麻烦,我们给你摆平。不会要你受一点损失。”
矮个子说:“这个钱你出得着,比你交保险更好,更划算。你交保险公司,去办手续都麻烦。我们,一个电话,五分钟就到,三五分钟就摆平。再说知道你交了保护费给我们,本来就没有任何人敢动你。你是明智的,左右两边,街头,街尾都交了。你交保险公司,你还得去学保险法,还不一定全赔你;你交给我们,损失了你多少我们赔你多少,其它问题你一切不管,你安安心心地做你的生意。”
我从包里拿出一沓钱,摆在我的办公桌上,但我没有松手,我心平气和的、诚恳地说出我的心里话:“我,我自小就是保护别人的命。当年我考大学,想的就是考武装警察学校。我要一辈子保护别人。钱也好,费也罢……”这时我把手缩了回来,钱放在桌上“我可以说每一次,不管大街小巷,我只要看到有残疾的、少胳膊腿的、失去劳动力的、我都给他们的钱,哪怕我身上只有一分钱,过去做了,我,今后还要做,我要一辈子做下去。 哎! 保护别人也好,被别人保护也罢。 今天也好,明天也罢,你二位看着办。”两人相互对着眼。我自言:“对?你们有本事,你三分钟可以挑起世界大战,你两分钟就能使世界太平。”
高个子:“这样,这样,这样嘛! 你的下一次来再说,以后再说,我们走。”
我微笑着:“好! 慢走。我目送你。”
020  我家晚上 #
饭后我们地生活习惯是,每顿吃饭后各人自己洗碗,把碗洗干净后,顺便就喝两口水漱口。
我在卫生间做清洁,国益在厨房大声说:“鲫鱼!你那个豆油瓶是还要呀?”
我说:“啊!”
国益:“你那个装了豆油的塑料空瓶子,你放得好好的,我问你是不是还要。”
我到厨房一看:“要,要要,我把底子的一小部份留下,做香皂盒。”
国益瞪着我:“哎呀,鲫鱼!我看你不出来,你那么……你那么……那么有本事。”
我看着国益,微笑:“你就说它能不能装香皂?”
国益傻着眼点头:“能,能。这是你的发明。”
我说:“这点事也值得一提。”我笑了起来。
国益:“你笑什么?”
我笑着:“我真地是笑你,笑你说——看我不出来,我该咋理解你那句话。”
国益:“我说了吗?看一个人该咋看,你要去深思这句话,我还不知道该咋说了。”
我说:“喂,国益你好!我想到我的小学老师,张老师那里去一下。”
国益:“哪个张老师,该不是你高中的同学陈青那里去?”
我看着国益:“哎呀! 那些话是随便说的嘛?”
国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怎么一下都说出来了。”
我说:“是张永之张老师,他现在当校长了,我真羡慕他的字写得好。张老师说,永之是他读初中时为了写好字,自己改名永之。因为永之两个字是最难写好,他算做到了,把永之两个字写好了。他的字在我们市教育系统都要算写得好的。”
国益微笑:“刚才说是什么意思?你想去,意思是你个人去?你走哪里都不喜欢带我去,怕我丑到了你。”
我一边做清洁一边说:“这话不能在说了,这话只能作为朋友之间玩笑而已,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们是随便都能走在一起的嘛?走在一起不容易,总有我们的缘份和福份,到了今天,我们是平等的,这一点就不能用算数的方法来算,也就是说你的心加上我的心,要等于一个心。决不能1+1=2。我们相互要信得过。”我微笑地站起来看着国益“我刚认识你时都敞开了胸怀,给你谈了这些。”
国益羞涩:“是!我不晓得是咋回事。”一个深呼吸。“嗯!我就是怕你跑了。”
我说:“从今以后,不要再说这些。既然我们都走在起了,就不要有一点横想,从今以后一条心看我们的未来。看我们潇洒在人间,快乐在世面。”
国益:“你去嘛!”
我说:“是这样的,现在他当校长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当年的心态来看待学生,或者说看待我。他就住在顺城街。我的意思,如果他认可我,我下次再带你去 你看怎样?”
国益:“啥子怎样哦! 我的鲫鱼说话就是好听。你去嘛!我在家里看电视,尽量早点回来。”
我说:“OK。”扔下抹布,抱着妻子转了两转,“谢谢你对我的理解。”
021  我晚上在公交车站牌  #
我在公交车站牌前等车。一个中年骑两轮的师傅,把车急停在我面前,招乎我:“师兄,等车?赶两轮嘛! 差不多。”
我瞧他:“你的安全帽呢?”
师傅:“现在又没有交警,戴啥安全帽。”
我感到好笑:“戴安全帽是戴跟交警看的?是为了交警的安全嘛?还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自己的生命都不顾。嗯! 你开了多少年车?”
师傅:“十多年。你还认为我是新手。”
我笑着:“喂! 安全帽是为了交警的安全?”
师傅自豪:“是呀! 现在没有交警,就没有人管。就是交警看到了有时还没有管。嗨! 交警逮到了算我的。”
我笑着:“跌倒了算随的。”
师傅:“当然算我的啥。”
我说:“摔了一根手指你咋算?这就不是钱的问题。”我很严肃:“师傅!安全帽是为了自己的安全,是对自己的小命负责,跟交警没关系,那里是戴给交警看?生命只有一次,要珍惜。”
公交车来了,一位妇女,三十来岁,带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我先让她上车。
022  晚公交车上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京城网 ( 京ICP备05059162号 )

GMT+8, 2021-2-26 01:0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