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学院崩盘揭“租牌”办学内幕(图)

 发布时间:2008-04-20 10:35 来源:京华时报 

京城学院是一所经过教育部门批准的合法学校,这样一个学校为什么运行两个月就到了“崩盘”的地步?

记者调查中了解到,学校是在负债情况下开始运营的,寄希望于招生还债和获取费用。在招生不足的情况下,也就走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

一个学校,在没有办学资金的情况下,何来的办学资质?记者调查发现,这个联合办学的学校,存在颇多怪异:举办方不但不需要投资,还可按学生人数抽取费用……有关专家认为,该校的合作,已具备了“出租办学资质”的要素。出租办学资质,是我国法律明令禁止的行为。

学生走后,学生宿舍外到处是垃圾。
学生走后,学生宿舍外到处是垃圾。

负债运营招生失败

记者调查了解到,京城学院的“执照”1994年便已获批,中间曾易主和停办。这一次的“京城学院”,是由北京法政集团和北京长城计算机语言培训学校合办的。

记者查到,在北京市教委公布的2006年北京市具有招生资格的民办非学历高等教育机构名单中,京城学院位列第43位。该学院的性质是自考助学,批号为(京)教社证字V70056号。

从各种资料来看,京城学院是一所通过了审批的民办高校,是合法存在的学校。但这样一所学校,为什么刚开学两个月,就陷入到严重的困境中呢?

“京城学院没出生就是个怪胎。”一位曾参与学校招生工作的京城学院老师对记者说。

据这位老师介绍,学校在筹备时,由于启动资金有限,因此只能负债运行。学校希望招到学生后,再用学生的学费来填补这个窟窿。

“他们一开始准备招2000多人呢,结果只招了400多人,这点学费还不够还债呢。”法政集团总裁助理张小勇说。

据招生老师介绍,学校开始时的确制定了一个2000学生的招生计划。学校派出了100多人的招生队伍,到各地招生,仅这项就开支了300多万元。

院长陈德福承认招生计划失败。他说由于校址选定的日期离开学日期很近,而旧房舍改造工程量很大,学生到学校参观时,学校尚没有达到使用标准,开 学也非常仓促,因此造成2000名学生的招生计划落空,实际只招收了420名学生。学校也由此出现了1600多万元的资金缺口。

“学校出现困境的直接原因就是学校的运作模式。”京城学院负责财务的李会计分析认为。

从今年8月份开始,李会计开始接手京城学院的账目,“学生的学费从8月份开始陆续交过来,一共大概有400来万。但这些钱基本是刚到就陆续被用于还债了。”李会计说,自8月份学生开始到学校报到,到学校讨债的人就没有断过。

正是因为实际招收的学生没有达到预计数量,京城学院从一开始经营就陷入困境。为了尽可能多招到学生,学校甚至不择手段来招生。

合作办学中存“怪事”

“骗子陈德福!”在京城学院学生宿舍一面已被砸烂的玻璃上,留下了学生对京城学院院长陈德福的怨恨。

在学生眼里,院长陈德福是让他们遇此困境的罪魁祸首。

但是,在网上京城学院的各种介绍中,记者发现,学校的举办者却是另一个名字,北京法政集团董事长王广发。

“我们和陈德福是合作办学,我们是签有合同的,由陈德福具体负责学校的管理,我们是监督。”法政集团总裁助理张小勇说。

据记者了解,陈德福和法政集团确实签有一份合作协议,双方合作创办京城学院。今年的招生,是陈德福第一次以京城学院院长的身份出现,此前,他更为人知的身份是长城计算机语言培训学校的校长以及法定代表人。

1997年就开始涉足职业教育的陈德福,已经干了多年的短期培训,被称为职业教育专家,还曾荣获过2003年的海淀区教育系统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

不过,在刘国兴等人的眼里,职业教育专家陈德福与法政集团的合作却有些奇怪。刘国兴是京城学院食堂的承包者,此前他自己在香山附近开了家饭店, 而京城学院曾在香山设有一个招生点。今年8月份,陈德福的妻子秦文淑以京城学院副院长的身份,找到刘国兴,希望他承包学校的食堂。双方后来签订了合作协 议。让刘国兴纳闷的是,在这份协议上,作为京城学院的院长,陈德福用的公章居然不是京城学院,而是陈德福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长城计算机语言培训学校。

“这还不是最奇怪的,平时学校有事要用京城学院的公章,还要付钱给他们(法政集团)。”京城学院的李会计告诉记者,他在下账时亲眼看见过法政集团出具的公章使用费的收据。

事实上,作为京城学院的合作方和京城学院的举办者,法政集团自学校筹备开始,就没有出现在学生和老师的视野中,也没有在陈德福出现严重资金困境的时候,出钱帮学校渡过难关。

“我们没有义务出钱,我们是按合同办事,合同上规定资金由陈德福负责。”对此,张小勇直言不讳,“学校从招生,到后来的教学我们一直都没有插手。直到11月6日,我才知道学校出了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第8条规定,民办学校的举办者应当按时、足额履行出资义务。